笔墨纸砚

乐乐生日快乐!!!!!!(比心)

你们好我是一条试图用生贺来当入党费的咸鱼。

今天也在努力吃盐.jpg

是双乐的糖!是糖!你们相信我(不要信)

文梗来自cp指定开头结尾。

附截图

  


  摩乐乐做了一个噩梦。

  乐乐侠居然是坏人。

  不过还好他在之后知道那是库拉扮的。

  瑞琪团长交给他一个奇怪的袋子,很重。

  他乘着救生船逃命,可游轮即将在他面前沉没。

  最绝望无助的一刻,摩乐乐终于见到了真正的乐乐侠,尽管只是虚影。摩乐乐不知道为什么乐乐侠不亲自拯救大家,而是将力量交给他。

  不过摩乐乐很高兴,虽然库拉的威胁还有游轮危机真的很可怕很真实,就连海水扑打在脸上身上的触感都和现实一模一样,但在梦里能见到乐乐侠,还能变成超人拯救大家这两件事,就足够抵消这些了。

  就连拼尽全力将承载所有乘客的甲板扔往皇家海军救生船队那边,自己因为能量消耗殆尽只能光着屁股和库拉一起被炸死之前他都想着这个英雄力挽狂澜最终牺牲的悲剧型梦境实在是太棒了。

  不过梦总得醒。

  鸟儿特有的叫声提醒他已是早晨。

  ……该起床了。

  摩乐乐想着,并决定在上课的时候把梦记下来,以后好跟伙伴们炫耀。虽然最后总会被“可是你没有亲眼见过乐乐侠呀”这么一句堵的心塞。

  哼,等我见到乐乐侠一定要做一件让你们羡慕的不得了的事情!

  摩乐乐睁开眼,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

  并没有掀开。

  ……手,抬不起,来?

  今天的被子怎么有股消毒水的味道。

  摩乐乐偏移视线,除了眼前那片洁白的天花板,还有一个高高挂起的输液瓶,医用输液管从瓶子上一路延伸下来,针管扎在左手的手臂上。

  摩乐乐感觉到身上的绷带,看到累的趴在床边睡着又被他试图抬手的动静惊醒的菩提大伯瞬间起身对上他的视线,惊喜之余也语气轻柔的喊他名字,眼睛里满是血丝。

  干涩刺痛的喉咙暂时不提供发声业务。

  菩提大伯仔细确认摩乐乐没有感到身体有其他不适之后才冲出这个单人病房,急匆匆的拉着一位医生又跑了回来。

  摩乐乐想起那个好长的梦。

  啊。

  不是梦呢。

  他垂着眼,想要啜泣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乐乐?又睡糊涂啦?”“才没有……”以为是菩提大伯于是下意识的反驳,摩乐乐闭着眼蜷缩在沙发上,语气也少了一份阳光。“还说没睡糊涂。”有人用手指仔细抹过摩乐乐的眼睛,擦去泪水。“我一回来就看到沙发都被打湿了一片,好了快起来清醒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出门啦。”“哦。”摩乐乐听话的爬起来,揉揉濡湿的脸。“要去做什么啊?”“嗯?”

  门口正要换鞋的摩尔转过身,摩乐乐睁眼看向他的那一刻阳光刚好和摩尔温柔的笑意一起扑进眼底,昏暗悲凉的心底也忽的就被浓厚温的暖意包围,将最后一点阴霾撕的粉碎。

  和摩乐乐相貌完全一致的摩尔走到他面前,然后在摩乐乐额头轻轻落下一吻。

  “这样清醒了吗?”

  乐乐侠满意的看到摩乐乐的脸以光速变充血变红,似乎还冒着热气。

  “我们今天可是要去试婚礼穿的礼服啊。”


  摩乐乐做了个噩梦。

  还好那已经过去了。

  现在他有一件事将要和摩尔们宣布。

  摩乐乐,还有乐乐侠。

  他们要结婚啦。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