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纸砚

宫殿史(魔角侦探7周年庆)

紧赶慢赶总算在今天完成了

自觉写的烂所以只求别打我x

应该是招牌霍向

文笔乱七八糟的请千万别认真看

 根本就只是历史背景一样的东西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肝力了。

果然并不能学巨巨疯狂爆肝x

总之别认真看不然会被我气死的x

 

 

宫殿历末年,记载简摘:

 

“早安。”

“早安。”

“哇哦,是新人呢,欢迎哦。”

大批簇拥在庞大宫殿外的人群纷纷将视线转向这世界的入口,那里站着的是些刚从隧道中冒出头来,想要找到一块地方暂且休息的旅人们。

小个子的女孩混在形象各异的旅人中,显得平平无奇,比起掌握着文字和画技的前辈,她完全是个普通的旅者。

在这个宇宙中,充满了像女孩这样四处游荡的旅者,也漂浮着由不同的核心组成的小世界,旅者们可以在这浩大的世界里四处旅行,直到发现自己喜欢的世界,自发的留下来,决定守护那个小世界里的宫殿。

女孩暂且停留的就是这样一方小小的世界,人群中央的崭新宫殿伫立在那里,宫殿的入口也在那里,只是还关闭着,不知里面是个什么样子。

“哦?里面啊?”身旁的人转头看向她,耐心而详细的向刚来这里的女孩解释。“宫殿中是最厉害的大臣们和两位王哦,她们自愿一直留在这里,保护着这个世界的核心,都是非常厉害的人哦。啊不过不用怕,她们其实都很平易近人的,很好相处的,你刚来不久,可以和其他人交流看看哦?”“恩!”

 

“橙色的头发不好么?”“那可不是属于核心的颜色啊。”“那么粉色呢?”“核心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头发弄成那样呢(笑)想知道的多一些吗?”“当然!”

“啊,早安哦!”“早安!”女孩与这里的每一个人打招呼,每一个人也同样愿意回应她,大家聊着的都是快乐温暖的内容,即便悲伤也可以温和的容纳。

于是女孩决定留在这里。

即使她做不到什么,也希望能留在这片温暖的世界里成为宫殿的守护者之一。

 

即便成为守护者,旅者们依然是自由的,他们可以选择离开或继续留在这里,女孩时常能看到一些和她同样不起眼的人脱离人群,而在这些人离开后仍然会有其他新的旅者来到这里,有一部分和她一样,选择留在这里。

她第一次和宫殿中的两位王对话是在很久之后,那时她逐渐脱离了原本稚嫩的样子,也因为大臣们的影响成为了极为坚定的核心拥护者。

让她从众多拥护者中脱颖而出的是一大卷被一点点细心完成的手稿,那手稿上记录的是她对整个世界的想法和专门对于核心的分析。与她一样写出这一类手稿的还有另外两个人,她们抱有自己的心思,其中一个与女孩不同,有些另辟蹊径的念头。

靠着这些手稿,她们被身边的群众认同,并推举给大臣们,大臣们再将她们推荐给两位王。

见到王时,女孩突然想起了那位向她介绍王的前辈曾说过的关于王的话,两位王确实非常温和而且亲民,她们作为被举荐的新晋大臣更是让王也十分开心,因为这代表着守护核心的保护者再次增员,这个世界也会更受欢迎,宫殿外会有大批新的旅者到来。

“你想要见核心,是吗?”王和女孩站在长桌边上,大臣都暂且回去休息了,只有女孩趁王还没走时回到宫殿,并看到了通往核心所在的宫殿的入口,虽然只有一点点余光。“每一位大臣都想见核心,你知道的对吧?”“是的,我不奢求能快于其他前辈一步向您央求见到核心。”她默默一顿,再抬起头,“我只是希望知道我们究竟要到达怎样的高度,才能拥有见核心的资格。”“……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另一位王,也不知道。”“诶?”

她从王那里得知,没有一位大臣曾成功进入过核心宫殿的入口,甚至是在王的带领下开启入口,也有奇怪的边界阻止一切除了两位王以外的人走进那扇大门。

现在她们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转瞬即逝的入口中,有星光般微弱但灿烂的海蓝色彩。

“我们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其他能够见到核心的人,但绝不会只有我们。”王带着她回到巨大宫殿的外面,“你看,宫殿会被一些外来的事物攻击造成损毁,但只要核心所在的时间线继续进行,宫殿就会不断的进行自我修复,我们做的也只不过是将误入歧途的守护者拉回正道,告诉他们核心和时间线真正的样子,阻止他们无意识的伤害行为。但即便这样,我们也无法阻止人群的不断去留。”

“所以我们很清楚,总有一天,宫殿会失去自我修复的能力,要靠我们来保护它;总有一天,外来的旅者知道的真相会越来越少,甚至会因为错误对宫殿造成毁坏。”

“我们也不会永远留在宫殿之中,即使我们想要留下,也会有其他原因而被迫放弃我们最重要的核心,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

老旧的世界会因为失去守护者而毁坏到再也无法修复,最终这个世界都将会崩塌,除了在旅者记忆中留下一星半点的碎片,什么都不会留下。

“但同样的,新的守护者一定会到来。”

“不过现在还不用担心这些。”王突然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要参加官方活动吗少女?”“当然!!!”

咦好像瞬间偏离重点了呢。

之后,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她们仍旧过着原来那样普通而充实的生活,即便有人一时打破平静,也是一群人瞬间围上去狠狠劝(bao)导(zou)过就可以解决。

女孩每天都会围着宫殿慢慢走上一圈,在这过程中和宫殿外的大伙闲聊,或窝到自己的位置上完成新的手稿。

那时的宫殿外几乎全是核心的拥护者,只有星星点点的其他颜色。

一个打扮奇特的旅者突然从人群里窜出来在女孩面前站定,表情扭曲装扮简陋,他刚开口没发出任何声音就被另外几个紧紧跟住的人瞬间制服。“大臣,这是个到处闹事的精神患者。”“哦。”“要教育吗?这人有点无可救药。”“叉出去,拉黑身份。”“遵命。”

该说世界也并不是完全会让旅者们乱来就是了。

这些卫兵打扮的守护者就是申请成为守卫和管理者的旅人,他们担负起保持宫殿宁静并清除异端的工作,因为拥有权力所以也并不需要太多,而成为守卫也相应的需要经过重重考核。

 

 

【图片】文字记载摘录:

 

宫殿历3761年,莉尔王宣布退位,望王将两柄权杖重新熔炼为王冠,并永远放置在王座顶端。

 

宫殿历4596年,大臣招牌前往边境守卫疆土,一去三载。

 

宫殿历6007年,大臣开始撤离。

 

宫殿历7315年,望王宣布退位,主殿封闭,宫殿守卫残缺不全。

 

宫殿历7601年,大臣招牌回归。

 

 

宫殿历7753年至今:

摘记

 

一只手从残破披风下伸出,撕去面前公告栏上被喷满彩漆污物的红色纸张,公告栏上的绘画和装饰已经脱落的几乎看不清原来是些什么。

一身戎装的少女站在公告栏前,将手里刚撕下的布告捏成一团然后丢开,才转身看向不远处异端打扮的人群高举着根本不符合规定的牌子或服装,高声咏读被更改的面目全非的诗词,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步伐跳着他们自称用于‘祈神’的舞蹈。

没有人把满身肃杀之气的少女当一回事。

大红的披风早已被尘土鲜血浸染,布满刀枪剑戟造成的破损,边缘甚至还有些烧焦的痕迹。

她身后的宫殿早已残破不堪,摇摇欲坠。

她离开这里。

她慢慢走到宫殿前。

大门两旁各有一个通往不同世界的通道,在世界的边缘也有更多更大的,旅者来到这里,便是靠这些通道。

她封闭了通道,看着闪烁着灰色和粉色光芒的通道如同被黑洞吞噬般缩小,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她转向大门,然后踏过石门原本所在的位置。

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大门了。

坚固的石质大门上原本有所有大臣所布下的法阵,即使是足够毁灭世界的力量都绝无可能撼动大门一丝一毫。

而现在,大臣撤离散去,原本的魔法阵也被破坏,大门最后的存在过的痕迹只剩下地面上那些细微的碎片粉末。

她走进主殿,踏过议会长桌的残骸,踢开那些被堆到王座前的垃圾。

然后她取下王座上无人能使其移动哪怕一厘的王冠,郑重掀开披风的兜帽,将王冠戴上。

长剑出鞘,狰狞耀眼的火焰跳跃在剑身之上,然后少女全力举起重剑,向面前的一切狠狠砍下!

温柔的蓝色微光将她包裹进一条自王退位后就再也没有打开过的通道中。

 

哒,哒,哒。

脚步声之外还有一些盔甲摩擦碰撞的金属声。

黑色头发的人从大片的蓝色花海中抬头,看见少女从大门走出,带着爽朗的笑容,似乎光是看见他就已经十分开心了。

“午安,霍星。”

少女的心情似乎比以往更兴奋,也更悲伤。

“我找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要和我一起搬去那里吗?”

穿着白色马甲的霍星定定的看了她好久,才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声。

“好。”

 

强大的紫色火焰包围住整座宫殿。

下一刻视野中就只剩空气。

 

霍星看着面前少女的盔甲突然变作极富科技感的黑白两色制服,从肩章来看可以确认是总司令级别的军衔。

宫殿塌陷,转而分解组合成宽阔的飞船内舱壁。

几名穿着近似于原本大臣服饰的制服的舰船船员在他们两人面前几步远的距离一字排开,右手紧贴左侧胸口。

“欢迎来到星辰军区总部基地,霍星。她们都是这里的船员,我的部下。”

“……你们好。”

“欢迎您,殿下。”

 

【图片】不知名日记碎片:

 

7797年6月30日

 

太好了,我总算找到了适合的新宫殿址,这里是个有趣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垃圾,开心。

 

                                                       ————史官

 

END

 

 

 

 

 

 

 

 

 

 

emmmmmmm…………感觉写的超级垃圾

状态脑洞手速语法文笔你们都特么给我回来x

说真的千万别认真看

我自己看了一遍现在想哭orz这种东西当周年庆真的没关系吗qwq

不知道能不能看懂那些奇奇怪怪的暗喻

还是觉得七零八落的orz

最后还是想说转载请向我要授权

评论(3)

热度(16)